湾家高中生一枚
年上攻派,请不要给我过多的年下,我会搞失踪!不写文也不放图!要给就适量给就好! 小清新文风,哪天看到我开车一定是被。盗。 (除非我/疯/了。) 欢迎对我的图文给建议,只要不是那种无意义派(如你画的好丑/你的文有够ooc真的很讨厌)我都会听的:3
 

我說等到我50of就點圖文你們信嗎。
可是它就這樣卡在39(……唉)
是我畫/寫得不夠好嗎(吐血)
可是又不說,要我怎麼知道呢?啊啊……

查看全文

日常短篇 2

关于晚上上课上到差点睡着……(是真的差点睡着。)
30分钟手机极限手速,(超级无脑)以后再修(欸
延续我流校园pa设定,详细戳头像
欧欧西预警
Ok?

现在时间19:17
已经……已经不行了……
妳单手撑着脸颊,已经近乎翻白眼睡着的状态吓到了你旁边的安迷修。
「……小姐……妳、妳还好吗……?」
「啊哼……安迷修啊我已经快睡着了……嗷!」妳狠狠捏了一把自己的脸颊,痛觉唤回了一点点精神可是马上又想睡了。
「小姐妳真的想睡的话……30分就下课了、再撑一会儿就好。」他轻拍你的背,还好你们也是座位靠后,也没人发现你们不专心。不过他的动作让妳的睡意更浓了。
「嘤嘤嘤……安哥你好狠心,帮我掩着一下嘛……5分钟……」说着还真的趴下去睡着了。
「唉……真是拿小姐没办法。」结果他也没有叫醒妳,反而拿起他的外套盖在妳身上。因为他拦着,老师也没有点醒妳。

… 现在时间19:36分

妳被吵醒了,然后听到这样的对话。
「喂,___(妳)在不在。」明明是问句确实肯定语气。
「小姐她在休息。」有谁的声音听起来不是那么高兴。
「哟?才这么一点时间就撑不住了?那等一下可是还有90分钟的……哦,醒了?」 妳一抬头就看到雷狮又跑来你们班了。
「啰唆……」妳戴上眼镜,没点好气的回答。毕竟被吵起来没有谁是会高兴的。
「你怎么又过来了,主任不是才说过不可以到别班教室吗?」
喝了水润润干涩的喉咙,转头才打算问安迷修就看到他英俊的脸在你面前放大。
「小姐……」
「欸……吓死人了。」妳瞬间打断他的话,才意识到他是要叫你。
「怎么了?」
「已经快要上课了……。」『 恶党你快点走吧。 』
安迷修也委婉但直接的下达逐客令。
「哼……。」 『等放学你就完了。还有离她远点。 』
『别以为你比较早认识小姐你就赢了,小姐是我的。 』
身为核心人物但是喜爱数学的的妳没发现两人的眼神交谈和低下来的气场,已经埋头在数学海里了。
安迷修看到你又有精神之后也不再搭理雷狮,开始给妳講解漏下的内容。
但雷狮也没离开,而是在他讲解不完全时插嘴几句,然后开始互瞪。
「唉……」妳怎么可能真的没发现,只好又当耳边风。
上课了。



还没打完就上课了只好仓促结束,對不起(抹脸
回家赶紧发了(。)
而且我……超介意雷总戏份(但没时间继续写(抹脸
上了连续210分钟数学课了,先去休息啰:3
求评论≥u≤ 你们的评论就是我创作的动力:D

查看全文

「小姐≥u≤」
我……我好想要一只兔安啊……

我希望这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认真的和你们谈谈

傲寒404:

这是个情绪的宣泄口,也是我暂时停下更新开始扫文的原因。


我想请问一下,你真的“小”吗?

可能你从未意识到,对于一个普通的写手来说,你的反馈意味着什么。

  • 小红心=我读过了您的文,很喜欢,谢谢。

  • 小蓝手=我读过了您的文,喜欢,并且希望能推给更多的人看。

  • 评论=我读过了您的文,想说一些我对于您文章的看法或意见,或者,我只是想交流,想告诉您我有多么喜欢。虽然,可能我说的话非常简单。


但是我想,现在不少的读者应该是:

  • 小红心=就是……Mark啊……扫文标记,因为有时候我会忘记自己读到哪,所以留个痕迹,之后回去翻就比较方便了,一般情况下看完文我会再取消的,这……有什么问题吗?

  • 小蓝手=基本不点啊……新版APP里我也根本找不到这个键啊,这有什么特殊意义吗?

  • 评论=我真的只是小透明,虽然很喜欢,但也不知道怎么说啊,只能默默地仰慕太太啦QVQ太太不要见怪哦,么么几


不好意思,综上所述,让我们看看最后你留下了什么?

答案是:什么也没有。

你做的只是“我很爱您我真的很爱您啊我只是没有说QAQ”


好,那么现在问题来了,请问:你觉得自己算不算白食党呢?

“你说话真难听!”我猜有人要这么对我说了。

但这真有趣,你没有说,难道要写手去意淫吗?我是你肚子里的蛔虫吗?


好了,您看到这里,大可以谴责我的粗俗无礼,我本不是什么善良之人,尖酸刻薄蛮横无耻都是我的本性,但今天我并非要强X任何人,这句话这几天我已经说过很多很多次了,我不想实行道德绑架,说写手是多么不容易,产出是一个多么孤独的过程,既然有产出啦读者看过就要留下痕迹。不好意思,这是什么鬼逻辑?我拒绝,也不爱听。

请问:“我只是一个小透明”真的是成为白食党的理由吗?

我不作答,你觉得呢?


我生怕有人误会,所以决定解释一下白食党到底在我心里是什么意思。白食党=喜欢某文,但只选择扫过,什么都不做的一群读者。他们没有点红心,没有蓝手,没有评论,没有关注,没有表白。我的意思是,以上的任何一条都没有,只是静静地扫了文,走了。

所以现在,您明白我的意思了吗?

如果是因为写手写的不好,没人看,没人响应,最后写手退出了,这一点也不让我觉得可惜。难道写的不好我们还要供着养着吗?凭什么?读者是不是欠写手的?有吗?

但,如果不是呢?


我希望这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认真的和你们谈这些事情。

我本不愿意拿到台面上来讲,会显得我格外玻璃心,而玻璃心该死,不碎不痛快,这个我懂。但我并非在为自己喊冤,我本无意强X任何人。

我明白圈冷和圈热的区别,也知道形势永远比人强,借用林朵太太的一句话“若圈冷水深,高山也给淹没成深海暗礁;若圈热水浅,低丘也能托起做平地险峰。”但我想大家都知道,我今天所谈的,和这并不是同一件事。

最后,给大家留一个附加题,也许有人会觉得很难,也许有人一眼就能看出答案,我并不知道,也没有正确答案给你们。

题目是:既然现在的环境已经如此恶劣了,我们还能做点什么?


:)

结尾是,我理解读者所有表达爱的方式,不包括白食。

希望您能看到,今天我所写的是“表达爱的方式”,所以一切讨论是建立在“爱”之上的,因此,在这里所说的一切,都只是针对“全然沉默的喜欢”或是“无意的伤害”,有时候看到好的文太喜欢反而忘了点赞推荐,只是“有时候”,而我在强调的是一种“经常”。

其实只要留下一个小红心都不算是白食党,一句“很喜欢,谢谢太太,请加油”都不算是白食,都是对写手的尊重和表白。我想……如果不能为写手带来一丝慰藉,至少也不会让ta们感到落寞吧?

环境恶劣,我们头脑风暴,提出修改意见。

环境恶劣,我们尽可能的更温柔一些,彼此抱团取暖。

环境恶劣,我们等待lofter出现有力的竞争者,让它要么在竞争中进化,要么被自然淘汰。

以上。


查看全文

「嗯?你们想要我开车吗?」
啊最近发生好多事啊,画些萌萌的兔安治愈自己(躺

学姐生日,画在卡片上的兔子安
啊老福特的滤镜真好啊:3 教室这么暗都调得亮
ps.我真不想开车了(欸
叫我一个小清水儿开车真要命
(現在卡在床上动不了的状态hhhhh

生日快乐,我的小姐。

*如题,给染宝贝儿的生贺(虽然迟到了   
可恶,就是晚上不睡觉也熬一篇出来(狂写
*安哥单场
*甜(?),总之就是有了甜还要腻(咦
*猫咪安有,人形化有
*还满短的(喂
*欧欧西属于我,猫咪安还是属于我(欸

OK?

你养了一只猫咪,名字叫做安迷修。
有着湖水绿色的眼,温和如土地的棕色毛发。

关于遇到它的故事,以后再慢慢叙事吧,有些长了。

今天是你的生日,也是你的父母接到成绩的日子。

你的成绩没有达到他们想要的程度,于是一通电话打过来就是训斥了一个多小时。

你被数落得无力反驳,明明每次都很努力了,为什么还是没办法呢…… 挂了电话之后,你把脸埋在双膝间,委屈的哭了起来。

他看到了你又缩再了房间角落哭泣的样子,心疼地走了过来,用毛茸茸的身体蹭着你的脚。
你抬起布满泪痕的脸,胡乱抹了几把却还是泪流不只。

它跳进你的怀里,舐去了你脸上的泪,猫咪舌头上的倒刺挠的你痒痒的,或许是哭太久了,你又抬手蹭了它几下,抱着它就这样睡了。

隔天早上你发现一件事。

原本你抱着的猫咪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个棕发的少年。

他的头上有着一对毛茸茸的猫耳朵,尾巴正缠在你的手上。

你惊讶的动了下,却把他也一起吵醒了。

「小姐……妳醒了吗?」他睁眼,是湖水般清澈的绿。

难道……「安迷修……?你变成人了!?」

「是的……。可在下也不明白为什么会这样,一早起来就是这样了……」猫耳少年偏头,耳朵一下一下的抽动,显示了的他疑惑。
但你的视线却放在他的头顶,忍不住捏起了他的耳朵,然后捕捉了满脸通红的他。

「小姐……请放手……」他的另一只耳朵顫抖着,尾巴卷在你捏着他耳朵的那只手上。

他把你顺势推倒在床上,蹭了蹭你的颈窝。

然后他说:
「小姐……请不要忘记猫咪的耳朵和尾巴是敏感带 。」

「还有,生日快乐。」

end.

我烂尾了还急煞车了emmmm……
求你们的评论! !拜托了、別打我:3
@虞鱼鱼虞染鱼🐠 染宝贝儿生日快乐!!!

查看全文

来写完整( 稍微一点点)的设定好了(终于想到要写了吗你。

你:凹凸学院高中部1年2班文书股长

安:你的同桌,1年2班班长,和雷狮一样对你抱有某种程度上的好感,看着你和雷狮亲近的样子会没来由的想分开你们

雷:你的竹马(之一),人在隔壁1年1班却不时跑到2班找你然后和安迷修互怼,想不透你到底为什么会和那个没马的交情那么好,会想把你们分开

卡:你的竹马(之二),凹凸学院国中部3年5班班长,偶尔会在你劝不了安迷修和雷狮互怼时来帮你,但偶尔也会直接丢下他们和你一起去甜点店。

凯:隔壁1年3班班代,你的好闺蜜,偶尔互坑兼互损,乐意在某两人互怼时添乱然后又被你无言的看着,有时候会和你及卡米尔一起去吃甜点

------目前就先这样吧,以后随着文笔熟练了,会写的人多了再一一补上

查看全文

摸鱼2

没法画了......也是啦,歇会儿,要留精力明天陪难得回来的好闺蜜逛街ww




查看全文

摸个鱼.......

我还是有在画画的!

快来催我的图......我需要有人催



嗯...悄咪咪地、

要是我开台有没有小天使要来陪我呀ww




查看全文

开始写文打tag之后就变得不敢看文……
这是……正常的么?
看的时候都觉得心里很痛。
好讨厌……到底该怎么办……

查看全文

日常短篇.01

校园pa,高一,邻桌是安迷修

 其他人以后会慢慢出现,这个是作者梗太多的想到即更系列

 理论上就固定是校园pa。

* 可能一天双更也可能好久一更,看我的脑洞量

*此篇为安哥专场 

*午休不睡觉在摸鱼的产物,故为意识流(什么…… 

*OOC

Ok? 

午休了,你趴在多上准备休息,今天却莫名地睡不着。

你动来动去的声响虽然不大,但还是惊动了你的邻座兼学霸好友安迷修。

 「xx……你睡不着吗……?」他放轻了声音,突然的询问让你惊了一下。

 「嗯……?嗯……。」你含糊的应了声,好像睡意有点上来了,又换了个位置趴着,嗫嚅几声便再无反应。

他见状,也没有再多说什么,只是默默起身拿起他的外套披到你身上。

在意识即将下沉之前,你感觉有什么盖在了你身上,旁边传来熟悉的薄荷香,认出是属于他的,安迷修的味道。

 「小姐,午安。」 

------放学时------- 

「安迷修。」

你叫住准备走出教室的他。

 「小姐?」他在听到你的声音后转身,「怎么了?」 

「中午是不是你盖的外套?」 

「啊……」不知道是不是你的错觉,安迷修的耳尖好像红了。他伸手抓了抓本就凌乱的头发,「小姐……不喜欢吗?」 

你倒是没多想。 

「也不是……就是想谢谢你。喏、谢啦,明天见。」 你自径往他手中塞了块你平常爱吃的高级巧克力后就转身走出了教室,自然没看到你离开时他微红的脸颊。 (*)

「小姐……」

end.

* 后记: 其实送巧克力给人这件事在我家这里比较年轻一辈的意思是「喜欢你」的一种代表2333

然后你们是喜欢周更一长篇的还是日更一篇像这样的中短篇啊:3 因为我只有周六比较有空可以更图(电绘),其他就得找时间了……

而且我的图文都是走可爱/温馨/小清新风格居多,反正都糖啊糖啊糖啊……

而且都好短! !想哭! !我真的适合写文吗……(长蘑菇)

求评!能给我建议的我都会听的!

查看全文
© 山泉水泡茶 | Powered by LOFTER